寺院巡礼

治瘟名醫吳鞠通

        吳塘,字配珩,又字鞠通,江蘇淮陰人(1758-1863),清代著名醫家。少習儒,19歲時父親因病去世,他心中悲憤,以為“父病不知醫,尚複何顏立天地間”,感到為人子而不懂得醫學,就無法盡孝,於是他立志學醫。4年後,他的侄兒患了喉疾,請了大夫以後,使用冰硼散吹喉,可病情反而加重了,又請來幾位大夫,胡亂治了一番,竟然全身泛發黃疸而死。吳鞠通當時學醫未成,深感錐心疾首,他的境遇竟與漢代張仲景感於宗族數百人死於傷寒而奮力鑽研極其相似。吳鞠通發奮讀書,精究醫術,終成溫病大家,是溫病學派的最高成就。          他曾在北京檢核《四庫全書》,得見其中收載了吳又可的《溫疫論》,深感其論述宏闊有力,發前人之所未發,極有創見,又合於實情,便仔細研究,受到了很大的啟發。他對葉天士更是推崇,但認為葉氏的理論“多南方證,又立論甚簡,但有醫案散見於雜證之中,人多忽之而不深究。”於是他在繼承了葉天士理論的基礎上參古博今,結合臨證經驗,撰寫了《溫病條辨》5卷,對溫熱病學說做了進一步的發揮。         他認為溫病有9種,吳又可所說的溫疫是其中最具傳染性的一種,除此之外,另外還有其他八種溫病,可以從季節及疾病表現上加以區分,這是對於溫病很完整的一種分類方法。書中創立了“三焦辨證”的學說,這是繼葉天士發展了張仲景的六經辨證,創立了衛氣營血辨證方法之後,在中醫理論和辨證方法上的又一創舉。“三焦辨證”法:就是將人體“橫向”地分為上、中、下三焦。上焦以心肺為主,中焦以脾胃為主,下焦包括肝、腎、大小腸及膀胱。由此創立了一種新的人體臟腑歸類方法,此法十分適用於溫熱病體系的辨證和治療,診斷明確,便於施治。而且確立了三焦的正常傳變方式是由上而下的“順傳”途徑,“溫病由口鼻而入,鼻氣通於肺,口氣通於胃,肺病逆傳則為心包,上焦病不治,則傳中焦,胃與脾也;中焦病不治,則傳下焦。始上焦,終下焦。”因而,由傳變方式也就決定了治療原則:“治上焦如羽,非輕不舉;治中焦如衡,非降不安;治下焦如漚,非重不沉。”同時,吳氏對《傷寒論》的六經辨證,同樣採取了積極採納的態度,認為“傷寒六經由表入裡,由淺入深,須橫看;本節論三焦,由上及下,亦由淺入深,須豎看。”這些理論,雖然從立論方式和分析方法上有所不同,但實際上仍是對葉天士的衛氣營血辨證法的繼承,並對其進行了很大的發展,尤其是在對疾病變化的認識上,是可以權衡協調的,二者並無矛盾之處。同時,三焦辨證法也完善了葉天士衛氣營血說的治療法則。葉氏的《溫熱論》中沒有收載足夠的方劑,而吳鞠通的另一重大貢獻,就是在《溫病條辨》當中,為後人留下了許多優秀的實用方劑,象銀翹散、桑菊飲、藿香正氣散、清營湯、清宮湯、犀角地黃湯等等,都是後世醫家極為常用的方劑。現在臨床上使用的方子,《溫病條辨》方占十之八九。         吳塘對中醫學的貢獻,在於對中醫立法上的革新和理論上的完善,尤其對於溫熱性疾病的治療,他於理論的發揮和留下的諸多方劑,可以說使得中醫的基本治法在外感病和熱性病方面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在劃分中醫“四大經典”的時候,有一種劃法,就是將吳氏的《溫病條辨》與漢代的《黃帝內經》、《傷寒論》和《神農本草經》並列為中醫必讀的“四大經典”。可見該書在中醫理論發揮上的重大意義。

女神仙張玉蘭

        張玉蘭是東漢末年天師張道陵的孫女,她小時候就清淨潔素,不食葷腥。她十七歲那年,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紅光從天而降,紅光中有一排排金字篆文,纏繞盤旋,長達幾十尺,隨即,紅光投進她的口中,一閃而逝。         玉蘭醒來後,覺得這夢很奇怪,感覺有些不舒服,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來,好像有了身孕一樣。她母親看見她這樣,就嚴厲地責問她,但玉蘭不知道怎麼跟母親解釋,所以就沒說出做夢的事,知道這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她的貼身丫鬟。         聽著母親每天的威脅辱駡,玉蘭覺得十分委屈。有一天,她對丫環說:“我絕不要再像這樣忍受恥辱而活著,等我死了,你就讓他們剖開我的肚子,看看到底是不是懷孕了。”             那天晚上,玉蘭忽然毫無徵兆地死去,丫環把她的話,告訴了她的母親。母親十分難過,但她既不想違背女兒的遺願,又希望解開自己心中的疑問,就準備找人剖開玉蘭的屍體看看。         還沒等到動手,忽然有一個像蓮花似的東西,從玉蘭屍身中破腹而出。那件東西出來後,自動展開,裡面露出白絹金字寫的《本際經》十卷,白色生絹長二丈左右,幅寬六七寸,上面文字飄忽浮動,不是人工所能寫成的。         玉蘭死後,有異香旬月不散,家人安葬了玉蘭,並抄寫那些經書。安葬完玉蘭,到了第一百天那天,忽然天昏地暗,狂風四起,響起炸雷,下起大雨,《本際經》在一聲霹靂中消失不見了,玉蘭的墳墓大開,棺蓋飛到大樹之上,大家一看,那裡埋葬著的只是一具空棺而已。             三月九日是玉蘭升天的日子,此後鄉里的人建造祠廟,設齋祭祀她,民眾紛紛來到祠廟,瞻拜求子,以致香火鼎盛,每逢清明節,還會在那裡舉辦廟會。

神人壺丘子看相

        壺丘子,名林。戰國鄭人,老子後學,列子之師。是繼老子之後,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列子·黃帝》中記敘了神巫給壺丘子相面的故事。         鄭國有個巫師叫季鹹,能預知禍福壽夭,他能算出某人某年某月某日死,從不出錯。列子十分敬服,就對他的老師壺子說:“本來我以為先生之道最了不起,想不到還有比您更了不起的。”壺子說:“你叫他來給我看看相,算算命。”         巫鹹第一次來時,壺子示以地之相。巫鹹看完相,出來對列子說:“我看到了濕透的死灰,你的老師十天之內必死無疑。”列子進去,流著眼淚轉告了壺子。壺子說:“你叫他再來。”第二天,壺子示以天之相。巫鹹出來對列子說:“你的老師運氣不錯,幸虧遇到我,才有了轉機,我讓他死灰復燃了。”列子高興地進去轉告了壺子。壺子說:“你讓他再來。”第三天,壺子示以全息的人之相。巫鹹一看世間諸相應有盡有,不敢妄言,出來對列子說:“你的老師心不誠,在面相上故意隱瞞自己的內心欲念,叫我怎麼看?”列子進去轉告了老師。壺子說:“你叫他再來。”第四天,壺子示之以無相之相。巫鹹一看,站都站不穩,轉過身撒腿就逃。列子追之不及,回來問壺子怎麼回事。         壺子告以原委:“人總是以自己極有限的所知來揣度萬物。巫鹹不過是所知較多,尤其是對凡夫俗子頗為深知。凡夫俗子自以為得天道、得地道、得人道,並以得道之心與自然之道相抗,所以巫師能夠給凡夫俗子看相,甚至能做出準確的預言。其實不是看相者有道,而是被相者不自知地告訴看相者的。這個巫鹹能看出我的地之相和天之相——這是人之相的兩種——已經算是有點混飯吃的小本事了。我第三天讓他看全息的人之相,他就已經看不明白了。我第四天再讓他看自然的清淨本相,他就知道看與被看的位置完全顛倒了。所以再不敢狂妄,趕緊逃跑了。         列子聽了,知道自己對老師的智慧什麼也沒學到,於是回家給妻子老老實實做了三年飯。平時對待任何有生命的生物,像對待人一樣恭敬,畢生對任何事物都不敢妄稱瞭解。就這樣,列子像泥土一樣任行自然,終於成了仙人。         看了這個故事,不得不佩服列子老師的道術之高,已經做到”道術可以駕馭心性”。四次換相,透漏了相面術的法門。即:通過人散發出的生氣來判斷生死禍福。人散發出的生氣可呈現四種相。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