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掉的光阴

从前有个小孩,在地上玩耍时,抓到一只乌龟。小孩想杀掉乌龟,不知如何下手,于是去问别人:“怎样才能杀死这只乌龟?”有人告诉他:“你只要把它放进水里,就可以杀死它。”小孩信以为真,把乌龟丢进湖中。乌龟入水,马上游走了(《百喻经•小儿得大龟喻》)。

孩童懵懂无知,容易被忽悠。有的人修行也是这样,想要守护六根,修行种种功德,找不到方法,就去问别人:“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获得解脱?”有些外道就会不怀好意地说:“你只要放纵意念和情感,享受‘色声香味触法’六尘,不节制‘财色名食睡’五欲,就可以获得解脱。”倘若听信此言,无异于放龟入水。

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损友真不少。你想戒烟,他就想方设法引诱你破戒,实在不行,抽完这根再戒。你打算减肥,他就拼命劝你大吃大喝,还振振有词,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用我们家乡的俗话说,这是劝人吃烧酒,不安好心。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他自认为做不到的事,内心非常害怕别人能做到,所以希望你也趁早放弃。放纵欲望,不能获得解脱,只会让人沉沦得更快。

清末福建有个姓林的人,嗜酒如命,逢喝必醉,大醉之后必连睡三天三夜,堪称奇人,渐渐声名远播。某日,一个姓胡的老乡慕名而来,开门见山说道:“听说你喝醉之后很能睡,这没什么了不起。我也能连睡三天不起,而且不必借助酒力,只需嚼一块槟榔就行。”林某听后不服,遂邀胡某打赌,看谁更能睡。胡某毫无惧色,欣然应战,并约定以五十两银子为赌注。翌日,双方各邀亲朋好友作见证。一声令下,赌局开始,两人各自施展拿手绝技,一个开怀痛饮,一个大嚼槟榔,倒头便睡。鼾声如雷,此起彼伏,直睡到第四日清晨,林某才大梦初醒,睁眼一看,发现胡某仍在呼呼大睡,不由得自叹弗如,愿赌服输。

我觉得胡某才是最大的输家。人生几何,寸金难买寸光阴,他赢了五十两银子,输掉的怕不止一座金山。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到一位名士,同样以善睡闻名。此人喜好睡懒觉,无论春夏秋冬,每天必睡过午后才起床,除非天灾人祸,雷打不动。一日中午,李渔前去拜访这位名士,见他仍在梦中,只好在书房静候。闷坐无聊,灵感忽至,李渔拿起纸笔,题了一首打油诗:“吾在此静睡,起来常过午。便活七十年,止当三十五。”

之所以把这两个“奇人”放在一起来讲,是因为他们让我想到一个成语:醉生梦死。人人都想摆脱烦恼束缚,可是有人用错了方法,就像纵龟入水的小孩,结果适得其反。放纵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更大的空虚和烦恼。逃避现实,自暴自弃,绝非解脱之道,那是懦夫通往地狱的专用通道。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