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朴老情系光孝寺

赵朴老或称朴老,就是人们尊敬的赵朴初老人,他是著名的书法家、诗词作家,是新中国一代宗教领袖,在宗教界特别是中国佛教界乃至于世界佛教界里,有很高的地位和声望。他作为一位著名的国际文化名人、世界和平使者和爱国爱教的楷模,与泰州光孝寺结下了深厚情谊。赵朴老..

赵朴老或称朴老,就是人们尊敬的赵朴初老人,他是著名的书法家、诗词作家,是新中国一代宗教领袖,在宗教界特别是中国佛教界乃至于世界佛教界里,有很高的地位和声望。他作为一位著名的国际文化名人、世界和平使者和爱国爱教的楷模,与泰州光孝寺结下了深厚情谊。
赵朴老与泰州光孝寺结缘,可追溯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那时,赵朴初刚从苏州东吴大学毕业,在上海的江浙佛教联合会任秘书。当时中国佛教会也设在上海,任中国佛教会秘书长的就是泰州光孝寺住持、著名佛教学者常惺法师。朴初对其非常敬仰,后来,赵朴初就跟随常惺法师在中国佛教会先后任秘书、主任秘书等职。由于与常惺法师的因缘,赵朴老对泰州光孝寺油然而生一种特殊的情感。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泰州光孝寺一批批僧人先后来到上海。如光孝寺第十五代传人、常惺的法子南亭和尚在上海沉香阁,常常辗转于沪上佛门讲经;光孝寺第十七代传人成一法师在上海玉佛寺兴办施诊所;光孝法子妙然、守成二位法师则在上海静安寺佛学院任职;原来在泰州光孝佛学院就读的一批学僧,如了中、自立等法师等,都转往上海静安佛学院就读。赵朴老与泰州这批在沪的僧人也有了更密切的交往。2000年5月21日,朴老往生时,了中法师深情地回忆:“我初见朴老,是在半个世纪前。犹记得是在1948年孟秋,有一位斯里兰卡高僧到上海访问,静安寺请他莅寺作专题演讲,朴老随行并翻译,其时笔者仅为一年轻学僧,于静安佛学院中研习,迄今虽已逾50余载,但这段往事,记忆犹深,那时朴老风度翩翩,举止高雅,令人敬仰。”
1986年12月,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十五届大会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召开。成一长老代表台湾佛教界率团参加了本届大会。会议期间,尼泊尔国王的弟弟 亲王在御花园举行招待会。在这宽松的气氛中,两岸佛教领袖在隔断近40载后于异国他乡相聚。成一长老向赵朴老询问祖庭泰州光孝寺的情况。他对赵会长说:“当年常惺老法师及南亭老和尚住持过的泰州光孝寺,据传说被毁了,要请您老帮忙申请恢复啊!”赵朴老一听到泰州光孝寺的名字,不禁勾想起对恩师常惺法师以及南亭和尚的怀念。以前他尽管对光孝寺有所了解,也知道光孝寺佛学院培养了一大批杰出人才,可对泰州光孝寺当时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但赵朴老当即表态说:“好,我回去后要去看看,我会尽力的!”成一长老得到赵朴老的这一回复,激动得几乎掉下眼泪!
1987年元旦刚刚过后,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崇明先生,悄然来到泰州,了解光孝寺的现状。一位来自于京城的领导,专门到一个当时还属县级市的小城泰州调查一座寺庙的状况,当时大家都觉得这其中必有什么奥妙,后来才知道,这是赵朴老的关心所致。接下来的一系列往事,足可见赵朴初对泰州光孝寺修复工作关心的程度:

1988年,泰州光孝寺成立修复委员会,赵朴老欣允的担任了修复委员会名誉主任。
1988年10月9日至10日,赵朴老在江苏视察期间,分别在句容宝华山、南京栖霞山、南京中山陵连续三次召见泰州市政府领导,商谈光孝寺修复工作。
1989年4月16日,赵朴老在京会见台湾佛教领袖泰州籍高僧了中法师一行,关心泰州光孝寺的修复
1990年,赵朴老多次敦促、鼓励加快修复光孝寺,并亲手为光孝寺题写了天王殿、最吉祥殿、藏经楼的匾额,还为最吉祥殿专门书写了 “慈光照三界庄严化导芸芸实相是禅行是道,大孝报四恩深厚护持恳恳虚空无尽愿无穷”的楹联。朴老关心光孝寺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一次全国性的文史会上他特意讲道:“全国重点寺庙第二批要搞,如南京毗卢寺、泰州光孝寺。”朴老还专门交待中佛协直属机构南京金陵刻经处,以后凡有国外赠送佛教经典著作时,要增加泰州光孝寺一份。
1991年12月,成一长老与光孝寺住持松林法师、监院禅耕法师赴京,正因病住院的朴老得知泰州光孝寺来客,专门从医院请假至中国佛协会召见成一长老一行,与其商谈光孝寺修复情况,并答应一定要赴泰州视察。
1992年6月1日,赵朴老在北京广济寺又一次召见泰州市政府领导,商谈光孝寺修复情况。

1989年的4月,笔者因工作关系随了中长老一行到大陆朝山。到达南京时,江苏省台办主任蒋孝文先生转交了朴老给了中长老的邀请函,盼望到北京能与了中长老相见一叙。在北京,朴老专门在北京饭店会见并邀请了中长老一行。记得那天晚间我随了中长老来到位于天安门城楼旁的北京饭店,刚进门就见到朴老他步履从容、意态飘逸,携杖而至。只见他老人家鹤发童颜,慈眉善目,真是古人所谓“望若神仙”了。了中长老把我介绍给朴老时,朴老主动伸出手与我握手。在与朴老握手的瞬间,我觉得朴老特别高大,在朴老的言谈神色中,让人感觉到他特有的智慧和才气。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名人的架子和大人物的派头。与朴老接触的人,都会被他那慈祥的笑容所感动,顿有一种如坐春风、如沐春雨的温暖和幸福。赵朴初与了中大师的话题,主要还是有关泰州光孝寺的修复事宜,可见朴老对光孝寺的情有多深啊!
到泰州光孝寺看看,一直是赵朴老心中想望已久的愿望。这一天一直等到1993年2月,机会终于来了。他趁在江苏视察时,专程来到了泰州,视察光孝寺修复情况。2月7日这天,刮着凛冽的寒风,但朴老容光焕发,精神矍铄。他来到光孝寺新落成的天王殿,再经传汝楼到达藏经楼,在楼下举行了简单而庄重的礼佛仪式,随后又观赏了光孝寺珍藏文物。当知道很多文物是经过颠沛流离,最后才物归原主、完璧归赵的情况后,他高兴地说:“这是光孝寺的万幸。佛教界本是一家。上海静安寺真禅法师、贾劲松居士协助将文物回归光孝寺,是宏扬佛法、维护教义的行为,做得很对,这是功德无量的事。”看到7186卷的乾隆版《大藏经》经橱和装帧精致的经匣时,赞叹地说:“就乾隆版《大藏经》,这一部在全国是首屈一指,是全国之最,完好程度绝无仅有。”翻阅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用金粉抄写的《心经》时,他竟用梵语高声朗读了一遍。在元代王振鹏绘制的《历代贤后妃图》前,他边看边说:“这是精品,几百年后色彩鲜艳,完好无损,难得难得。”在观赏祝枝山草书长卷时,他轻声诵读了一遍诗文,直说:“这是真迹,是赞美梅花的诗。”在看到经橱《大藏经》中,《五灯会元》的第55卷中收录的宋代光孝寺致远禅师的四句谒语时指示,这是借用白居易的诗句改装而成。看到贝叶经,朴老感到惊讶,他说:“光孝寺能有贝叶经不容易,这是稀物。”“贝”是梵文译音,叶其实是“页”,印度贝罗都树上的树皮,是古代印度人用的纸,上面用针扎上梵文,是印度最古老的经文。他用放大镜看了看叶上的梵文说:“这是真品,要好好保管,不能受潮。”
在光孝寺,朴老并就修复光孝寺工作与市领导进行了坦诚的交谈,希望能够早日修复光孝寺,用他的话说:“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支持光孝寺修复。”在光孝寺他还欣然捐赠了一万五千元以资助修复工程,在贵宾留言簿上极其庄重地用毛笔签下了:“赵朴初,一九九三年二月七日参礼。”
在泰州期间,朴老还游览了梅兰芳公园、日涉园、参观了泰州市文物精品展。对泰州感触颇深,他说:“想不到泰州这么美,经济建设搞得很好,历史文化非常丰富,不愧是历史文化名城,真是个好地方。”
他在听取了泰州情况介绍,认真翻阅《道光泰州志》后,以他渊博的学识和深厚的书法功底,欣然吟就并书就《踏莎行》词一首:

州建南唐,文昌北宋。名城名宦交相重,月华如练旧亭台,清词范晏人争诵。朗润明珠,翩仙彩风,梅郞合受千秋供。重光殿宇古招提,放翁大笔今堪用。

朴老文采斐然,用典精当,用词精妙,字字珠玑,丰富而恰切地描述了泰州悠久的历史文化,既是一篇诗词佳作,也是一副书中珍品,成为揭示泰州人文历史特点的经典之作。那作品的精审端雅,清新秀发,渗透到笔墨点画之中,其实正是朴老人格和素养的艺术体现。
朴老视察泰州后,对泰州光孝寺的修复更加关心,与台湾泰州光孝寺传人的联系更加频繁,光孝寺的因缘成了两岸佛教界联系的纽带。早在1989年10月,成一长老第一次带团朝山到北京游长城时,朴老因在浙江普陀山处理公务,难以分身,就特电告中佛协副会长刁述仁居士为成公一行设素宴招待,情真意切。1996年11月2日泰州光孝寺举行大雄宝殿落成暨佛像开光庆典。朴老本来答应光孝寺大雄宝殿落成时,一定再次来泰州。但毕竟是耄耋高龄,久卧病榻,身不由己。他专门委托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刀述仁居士代表自己来参加光孝寺庆典,并专门写了两幅字,由刀副会长在庆典上分别赠送给成一长老和了中长老。送给成一长老是六祖慧能的经典诗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若尘埃。”送给了中长老的是书唐代诗人王维的五言绝句:“独生幽篁里,弹琴更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朴老书法,雄奇苍劲,笔力遒健,两位长老如获至宝,返台后立即裱褙,各自都悬掛于书斋,以为自己及高贤共赏。
上个世纪末海峡两岸的佛教文化交流,最大的盛事可算是大陆奉赠玄奘三藏法师舍利给台湾玄奘大学。正是由于朴老的大智远见,高瞻远瞩,才促成了此事,而成为两岸佛教界友好交流的佳话。
了中长老在台湾新竹香山的柑林翠谷中创办了玄奘大学。玄奘大学“以教育弘法玄奘精神,藉学术培育济世人才”为建校理念,因此尊奉三藏法师的法号为校名。自创校以来,了中长老一直在想,既然校名“玄奘”,如能㳟请到三藏法师舍利,建塔于校园中为镇校之宝,那是在合适不过的事了。然而玄奘舍利已历经多次战乱,保存至今已成为大陆的稀世珍宝,岂能轻易分赠与人。正由于朴老的成全,经过两岸多方磨合,了中长老的梦想终于在1998年的金秋十月得以实现。1998年10月,南京灵谷寺供奉的1300多年的稀世珍宝——三藏顶骨舍利,分赠给台湾玄奘大学。台湾200多人组成的庞大迎奉团先到北京,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朴老的亲切会见和宴请,然后来到南京举行了迎奉法会,将玄奘舍利迎请到台湾,在台湾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赵朴老情系光孝寺,而光孝寺的海外法子也非常感念赵朴老。2000年4月下旬,成一长老又一次率团来大陆,寻根览源,慧德报恩,并北上京师,答谢赵朴老为修复祖庭光孝寺所作的贡献。用成一长老的话说:“此次返乡祭祖只是主题之一,另有一笔人情债待还,那就是礼谢大陆中佛协赵会长,因他帮我修复光孝寺……我为此事一直想去北京谢他一下。”当成一长老率团到达北京时,中国佛教协会接待方面告诉成公长老,说:“朴老病情危重,医院不让会客。”但朴老得知成一长老来京,尽管病情危重,但还嘱咐身边的人代表自己去宾馆看望成一长老一行,并专门叮嘱带上礼品。朴老这一年5月21日就舍报往生。在2000年5月31日的《人民日报》关于《赵朴初同志生平》中有这么一句话:“在他生命垂危时,还念及台湾的老友故旧,心系祖国统一。”朴老往生后,成一长老即在美国华严莲社、台北华严莲社、桃园侨爱讲堂三处道场中,分别设立朴老往生莲位,共修会中诵经上供,并向与会大众叙说朴老为国为民、为佛教的伟大贡献,介绍他老人家助自己修复泰州光孝寺的伟大功德,要大家谨记莫忘朴老,嘱咐大家于每天早晚课时,要记得为伟大的朴老回向功德,并诚恳地祝愿朴老能早日乘愿再来。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