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僧中管仲”的高僧

高僧圓悟克勤禪師 (圖片源自網络)

        圓悟克勤,宋仁宗嘉祐八年出生于崇寧縣(今郫都唐昌街道)柏條河畔一個書香人家。自幼聰慧,異于其他兒童,能日記千言。宋神宗元豐元年結伴去妙寂院(今彭州市麗春青龍寺)遊玩,偶見寺中佛經,他看了又看,好像看見了自己原有的東西,對同伴說:“難道我上輩子是和尚!”於是在妙寂院落發出家,拜自省和尚為師。

        圓悟克勤出家後刻苦研讀佛經,從未停止求佛論道之路。他天資聰穎,多卷佛經很快便嫺熟於心。元豐六年,克勤年滿20歲,修滿戒分,取得比丘的證書後,離開妙寂院到了成都,先後在大慈寺向敏行法師學《楞嚴經》及高雅的茶道禮儀,在六祖寺(今昭覺寺)向文照法師學習講說。在此期間圓悟克勤向佛祖起誓,書寫血經。每日清晨,拜佛念經之後,刺臂取血作墨書寫經文。經過二十二個月,完成經文寫錄還了大願(據說此血經曾藏于文殊院)。克勤不知疲倦地攻讀佛經,對大小乘經文,深究解析,不能解惑,因此決定探名山,拜高僧,尋求佛學奧旨。

        圓悟克勤二十一歲時毅然出川求學。從成都步行到川東,再乘船出三峽,先後到達湖北省當陽玉泉山、湖南潭州大溈山真如寺、江西洪州黃龍山、廬山東林寺,分別參謁承皓禪師、金鑾信大師、晦堂祖心禪師、常總禪師等大師。晦堂祖心及東林常總二人一見圓悟,即歎為法器。祖心說:“他日臨濟一派屬子矣!”意思是將來臨濟派的鉅子,振興臨濟派的人物必然是克勤,從而張揚了克勤在禪林中的地位與影響。

        後來克勤又到安徽太湖縣白雲山麓的海會寺及湖北蘄春縣五祖山,長期跟隨臨濟宗楊歧派大師法演,法演十分器重克勤,命他分座說法。從此克勤聞名于各大叢林。

        克勤第二次出川至宋高宗建炎四年前後十八年中,先後住持澧州夾山靈泉寺、潭州長沙道林寺、江甯蔣山太平興國寺、開封天甯萬壽寺、鎮江金山寺、江西永修縣雲居山真如寺六座著名寺院。克勤聚徒傳法,得到學界、士大夫和信眾的歡迎和支持,在北宋末南宋初為推進楊歧派向社會廣泛傳播,發揮了很大作用。

        欽宗靖康二年四月,金兵攻佔開封,北宋滅亡。克勤與名將李綱、宗澤、張浚有共同抗金的志向。他為協助軍餉、救濟難民,奔走于淮河、泗水之間,奉勸富家報國求恩、報眾生恩、捐款助軍濟民,被人稱為“僧中管仲”。

        克勤兩次回川都受邀擔任昭覺寺住持,六十六歲高齡時依然堅持為信眾講說楊歧大法,四方信徒雲集寺內,禪林住眾多達三千。圓悟大名傳遍蜀中,為昭覺寺贏得“天下第一禪林”的美譽。

        圓悟克勤極大地弘揚了禪宗思想。他曾講“頌古百則”,經門徒整理成《碧岩錄》,此書轟動佛教界,被譽為“天下禪門第一書”,傳至韓國後,被韓國佛教界稱為“天下第一奇書”。《碧岩錄》與《圓悟心要》一同傳入日本後,成為日本僧人必讀的經典,並被列入日本《大藏經》。他手書的“茶禪一味”四字傳入日本後,被日本茶道界奉為至寶。日本茶道界有五百萬人,略精茶道的人皆知圓悟的大名。圓悟送給弟子虎丘紹隆的“印可狀”流入日本後,亦被視為珍貴文物,現藏日本東京畠山紀念館。

        古代日本禪宗有二十四派之多,其中二十派出自圓悟克勤系。至今日本禪宗派僧人仍將圓悟兩度住持的昭覺寺視為祖庭,20世紀90年代以來,常有日本友人來此參觀.

        圓悟克勤圓寂於南宋紹興五年(1135年),終年七十三歲。他一生弘揚佛法,遍歷楚水吳山,大江南北,遍設講筵,直說法音,栽培後進,弟子遍及海內外,嗣法者達七十五人,其中最著名的弟子是大慧宗杲、虎丘紹隆。宋高宗賜諡號“真覺禪師”,墓塔建于成都昭覺寺內,1988年重建墓園。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 zh_CN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