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壺丘子看相

神仙人物  問道 (圖片源自網络)

        壺丘子,名林。戰國鄭人,老子後學,列子之師。是繼老子之後,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列子·黃帝》中記敘了神巫給壺丘子相面的故事。

        鄭國有個巫師叫季鹹,能預知禍福壽夭,他能算出某人某年某月某日死,從不出錯。列子十分敬服,就對他的老師壺子說:“本來我以為先生之道最了不起,想不到還有比您更了不起的。”壺子說:“你叫他來給我看看相,算算命。”

        巫鹹第一次來時,壺子示以地之相。巫鹹看完相,出來對列子說:“我看到了濕透的死灰,你的老師十天之內必死無疑。”列子進去,流著眼淚轉告了壺子。壺子說:“你叫他再來。”第二天,壺子示以天之相。巫鹹出來對列子說:“你的老師運氣不錯,幸虧遇到我,才有了轉機,我讓他死灰復燃了。”列子高興地進去轉告了壺子。壺子說:“你讓他再來。”第三天,壺子示以全息的人之相。巫鹹一看世間諸相應有盡有,不敢妄言,出來對列子說:“你的老師心不誠,在面相上故意隱瞞自己的內心欲念,叫我怎麼看?”列子進去轉告了老師。壺子說:“你叫他再來。”第四天,壺子示之以無相之相。巫鹹一看,站都站不穩,轉過身撒腿就逃。列子追之不及,回來問壺子怎麼回事。

        壺子告以原委:“人總是以自己極有限的所知來揣度萬物。巫鹹不過是所知較多,尤其是對凡夫俗子頗為深知。凡夫俗子自以為得天道、得地道、得人道,並以得道之心與自然之道相抗,所以巫師能夠給凡夫俗子看相,甚至能做出準確的預言。其實不是看相者有道,而是被相者不自知地告訴看相者的。這個巫鹹能看出我的地之相和天之相——這是人之相的兩種——已經算是有點混飯吃的小本事了。我第三天讓他看全息的人之相,他就已經看不明白了。我第四天再讓他看自然的清淨本相,他就知道看與被看的位置完全顛倒了。所以再不敢狂妄,趕緊逃跑了。

        列子聽了,知道自己對老師的智慧什麼也沒學到,於是回家給妻子老老實實做了三年飯。平時對待任何有生命的生物,像對待人一樣恭敬,畢生對任何事物都不敢妄稱瞭解。就這樣,列子像泥土一樣任行自然,終於成了仙人。

        看了這個故事,不得不佩服列子老師的道術之高,已經做到”道術可以駕馭心性”。四次換相,透漏了相面術的法門。即:通過人散發出的生氣來判斷生死禍福。人散發出的生氣可呈現四種相。

zh_CN简体中文
en_USEnglish zh_CN简体中文